歡迎訪問青海公司律師網,我們有專業律師團隊為您服務! 服務熱線:0971-6253773 / 18997176807
青海致琨律師事務所
您的位置:首頁 > 合同務實

解百納商標案

青海公司律師網  發布于:  2011-12-12 13:24:40    瀏覽:1848 次

""

  酣戰長達8年之久的中國葡萄酒知識產權第一案,終于有了一審結果。1月26日,張裕A(000869.SZ)公告稱,去年底,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已作出一審判決:撤銷國家工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關于“解百納”商標爭議的裁定書,并要求其重新作出裁定。

  同時,中糧酒業有限公司、中糧長城葡萄酒(煙臺)有限公司和中法合營王朝葡萄釀酒有限公司對判決結果不服,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

  1月26日,張裕股份總經理周洪江在人民大會堂宣布:就解百納商標案,張裕作為第三人應訴。

誰動了我的解百納?


  2009年12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紙認定主要證據不足的判決書,把“解百納”商標糾紛打回了原點。這場曠日持久的商標爭奪戰幾經曲折,案情也異常曲折,從“解百納”提出商標注冊申請并被予以注冊、被撤銷注冊,到復審之后維持注冊,再到法院起訴并因此法院判決要求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裁定,除了張裕和十幾家葡萄酒企業,食品行業協會、釀酒工業協會、農藝協會、一些專業團體和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都糾結其中。

  事情起因在9年前。2001年5月,煙臺張裕集團有限公司向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提出“解百納”商標的注冊申請,在法定異議期內無人提出異議,商標局于2002年4月予以核準注冊,指定保護商品包括葡萄酒、白蘭地、燒酒等。

  這一舉動遭到業內企業聯合反對,2002年6月,威龍、長城等葡萄酒企業聯合向商評委提交撤銷注冊申請書,理由是“解百納”是紅葡萄酒的原料品種的名稱。1個月后,國家商標局即撤銷了該注冊商標,張裕不服,從此該案進入了漫長的行政復審。

  就在張裕公司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復審請求的同時,長城等公司提出的爭議申請也在評審委員會審理之中。2008年5月26日,商標評審委員會在經過反復論證與多輪評審之后,駁回了長城等公司的請求,“解百納”商標所有權又判給張裕。

  2008年6月,中糧長城、王朝、威龍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狀告商評委裁定不公。直到2009年12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商評委需就“解百納”商標爭議重新裁定,“解百納”商標爭議重新回到7年前的起跑線。

誰的解百納,陷入新一輪取證,戰爭逐步升級。


  雙方爭執的核心是:解百納是通用名稱還是商標退化?如果是通用名稱,張裕公司就不能用此名稱申請注冊商標;如果是商標退化,張裕公司就可以申請注冊商標。

  長城、王朝等原告認為,“解百納”一詞是由法文“Cabernet”翻譯而來,系產于法國南部的一種釀酒葡萄品種的名稱,已成為葡萄酒產品的通用名稱。張裕公司將“解百納”注冊成商標,等于將公共資源據為己有。

  張裕公司則認為,此解百納非彼解百納。1931年,張裕公司在煙臺的葡萄園經過多年嫁接改良,培育出一個后來被國際上廣泛認可的由中國人培育的釀酒葡萄品種—蛇龍珠,張裕以蛇龍珠作為主要釀酒原料,調配赤霞珠等葡萄品種,釀造出一種全新口味的干紅,1934年,當時兼任張裕經理的中國銀行行長徐望之先生請來一幫文人墨客,聚首煙臺國際俱樂部,為這種干紅研究命名,徐望之從張裕創始人張弼士倡導的“中西融合”、“攜海納百川”的經營理念得到靈感,將這種高檔葡萄酒命名為“解百納干紅”,并于1937年注冊了商標,至今已有70多年的歷史了。

  中國品牌研究院研究員馮啟告訴時代轉摘于中國葡萄酒信息網周報記者,從法理上來說,國家始終沒有否定1949年以前的商標法等,但當年的商標對現在的判決只有參照意義,歷史遺留問題要參照國家新出臺的標準解釋,商標是否獲得批準,要看是否能給整個行業帶來保護和正面的價值分享。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張玉成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年注冊的商標歷史久遠,已經提供不了真正的法理依據,關鍵還是看現在注冊的是否有效。如果判定有效,其他企業必須經過張裕的授權才可以使用解百納。

無法停止的官司


  馮啟表示,盡管目前解百納在中國酒業市場上只有30億元的市場容量,但今后高端紅酒將占總量50%,成為支撐葡萄酒業的主導力量,加上葡萄酒在整個酒業市場上的份額越來越大,預示著解百納廣闊的市場前景。

  中糧整合了沙城、華夏、煙臺三家企業后,干酒的銷量實際上在2006年就已經超過了張裕葡萄酒的銷量,張裕行業老大的位置岌岌可危,因此解百納對張裕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是張裕精心打造的愛菲堡酒莊、凱利酒莊、黃金冰谷酒莊、卡斯特酒莊等概念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無法承載銷售規模和利潤的較快增長,在2007年的銷量中,張裕解百納和卡斯特酒莊的銷量分別貢獻了42%和14%,利潤分別為44%和17%,解百納是張裕的核心銷量和利潤支點。

  而中糧始料未及的是,盡管在解百納市場張裕有標無實,而且面臨被再次駁回的局面,但連年不斷的官司卻讓張裕解百納名聲大噪,張裕的解百納系列在市場上也取得了飛躍式的增長速度,而在媒體報道中,張裕解百納也成了血統最純正的高端葡萄酒代名詞。雖然解百納系列在長城產品銷售體系中只占小部分,但是一位中糧酒業的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中糧“很緊張商標案的結果”。

  對王朝而言,解百納更是不能輸的官司。由于合作以及渠道方面的失誤,“三分天下”變為長城和張裕的“雙雄爭霸”,王朝如果失去解百納,無疑是雪上加霜。

急需建立行業標準


  那么,這場曠日持久的官司將何時收場?解百納最終花落誰家?

  按照長城、王朝的上訴要求,限期商評委在60日內就解百納商標爭議重新作出裁定。1月中旬,北京市高院也受理了該訴狀,將擇日再審。

  張裕總經理周洪江稱,在法院判決和商評委重新裁定之前,張裕仍然擁有“解百納”的商標專用權,“我們在保持主權不讓的前提下,有緩和和調解的姿態。”周洪江說,張裕從來不把對抗作為第一選擇。早在2008年商標重歸張裕時,周曾表態,愿意無償授權“解百納”商標給其他葡萄酒企業使用。

  但至今為止,沒有一家起訴的企業愿意接受和張裕的調解。

  至于商評委60日的大限,業內人士分析稱,其實也很難做到。畢竟商評委曾在2008年將“解百納”裁決歸張裕,如果這次作出相反的裁定,豈不是自扇耳光?

  既然商評委難以決斷,那么身為執法部門的高院是否將依據身為行政部門的工商總局的結論作為重要判案依據?尚留懸念。

  一面是無休止的官司,一面是解百納市場魚目混珠的局面。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目前全國99%以上的葡萄酒廠都生產“解百納”,林林總總達30多種,其中既有張裕300-500元的解百納,亦有十幾元的雜牌解百納,葡萄酒行業三分之一的銷量靠“解百納”貢獻,爭奪背后,其實是高達30億元的市場容量。

  但價格不等,原料魚龍混雜,品質參差不齊,沒有統一標準,使得有著國外血統和優良工藝、用最優質的葡萄釀造,已經被沉淀為高端、年份葡萄酒的解百納,漸漸失去高端品牌形象。

  馮啟表示,對整個行業而言,最好的方式是停止無休止的官司,共同商量出解百納的生產標準,如規定好原料的品種和產地(比如只能產自煙臺的或者經權威組織認證過的葡萄),用什么樣的瓶子和木塞、保存年限,只有符合以上所有標準釀造的才能稱之為解百納。

  “比如馬爹利,只有產自干邑的才叫馬爹利,馬爹利也從不在除干邑以外的任何地方加工生產,以此保持了馬爹利純正的血統。只有幾家大企業聯合起來,制定解百納工藝標準,并報國家審批通過后強制推行,才能解決目前這種混亂的局面。”馮啟說。

大亨真人娱乐 新邵县| 进贤县| 山阴县| 河南省| 桃江县| 武义县| 鹤庆县| 桐柏县| 镇宁| 台南市| 滁州市| 靖州| 宁强县| 额尔古纳市| 通渭县| 安陆市| 兴山县| 柞水县| 临安市| 大方县| 盘山县| 云霄县| 荥阳市| 远安县| 峨山| 崇文区| 泗水县| 高邮市| 郑州市| 诏安县| 临朐县| 镶黄旗| 鹤峰县| 如东县| 杭锦旗| 湾仔区| 丰城市| 大同县| 安阳县| 清水河县| 县级市| 海林市| 揭东县| 嘉善县| 报价| 中宁县| 都兰县| 杭锦后旗| 洛扎县| 葫芦岛市| 临泉县| 梁山县| 长葛市| 阿坝县| 绩溪县| 阜平县| 三江| 余庆县| 高雄县| 安平县| 乌拉特中旗| 克什克腾旗| 凤城市| 静海县| 海宁市| 凤台县| 五峰| 伊通| 隆林| 宜黄县| 光山县| 蓝田县| 周宁县| 原阳县| 额尔古纳市| 栖霞市| 山西省| 兴城市| 阳原县| 合江县| 莎车县| 峨眉山市| 德清县| 阿拉善左旗| 邯郸县| 汉源县| 城市| 祁东县| 陆河县| 南木林县| 太仆寺旗| 苍山县| 新野县| 海城市| 怀宁县| 阿拉善右旗| 股票| 满城县| 永吉县| 志丹县| 莎车县| 鹰潭市| 博野县| 安多县| 新野县| 保康县| 晋城| 宣城市| 卓资县| 宁晋县| 康乐县| 蚌埠市| 涪陵区| 天水市| 永善县| 揭东县| 江孜县| 贡觉县| 神池县| 衡东县| 开鲁县| 右玉县| 长武县| 闸北区| 天等县| 哈巴河县| 陈巴尔虎旗| 武清区| 兰西县| 波密县| 密山市| 玉溪市| 阿勒泰市| 大兴区| 屏山县| 鲜城| 阿图什市|